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收藏數
美女的超強近衛
美女的超強近衛 作者:趙東蘇菲 分類: 都市 467 人在讀
識還是清醒的。如果冇記錯,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,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,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。蘇菲覺著,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。不過木已成舟,再說什麼都晚了。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,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,半步不敢行將就錯,為的就是家族榮光。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,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?蘇菲抹了抹眼角,抱著肩膀看向天空,告誡自己不能低頭,王冠會掉。趙東有些意外的問,“你哭了?”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,冇成想,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。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,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
寧也傅蘊庭
寧也傅蘊庭 作者:明知故犯 分類: 靈異 6 人在讀
在海城有權有勢的人,冇多少人敢惹他們。寧也不叫人還好,一旦叫了人,到時候隻會比現在更慘。
最新更新: 第992章江?212
大英公務員
大英公務員 作者:青山鐵杉 分類: 曆史 905 人在讀
遍及整個世界的二戰已經進入尾聲,大英帝國的衰落卻纔剛剛開始,美蘇憧憬著未來的光輝歲月,知道破落貴族已經不是自己的阻礙。“我並不同意他們的想法,可先拆了英屬印度也並不全是壞事。”
金鋒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免費閱讀
,第一輪被挑走的隻占小部分。比如這次,來的姑娘足足二十多,金鋒他們隻有四人。為了消化掉這些未婚女子,儘可能刺激人口增長,康朝官府鼓勵納妾,隻要你能養得活,娶多少小妾都冇問題。金鋒他們挑完後,圍觀的村民中如果有人看中了某個姑娘或者某幾個姑娘,也可以挑選為小妾,被選中的姑娘同樣不能拒絕。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,不僅多了一張嘴,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,敢選妾的人家很少。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。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,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。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“賠錢貨”。關曉柔就是附近
最新更新: 第1191章 旗幟
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在海城有權有勢的人,冇多少人敢惹他們。寧也不叫人還好,一旦叫了人,到時候隻會比現在更慘。
最新更新: 第990章江?210
王婿
王婿 作者:葉凡 分類: 都市 5 人在讀
疼痛也證實了這一點。隻是他還驚慌發現,夢境依然清晰:“難道剛纔的夢是真的?這也未免太可笑了。”葉凡嘟囔一句,可是閉上眼睛,他卻震驚不已。他的腦海真有一部《太極經》。“這夢會不會太真實了?”葉凡還是不相信,隨後打開《太極經》,按照上麵法子修煉起來。隻要修煉不出什麼,那生死玉和《太極經》就是一個笑話。但事實讓葉凡再度目瞪口呆。半個小時不到,他就感覺到丹田中,湧現出一小股熱流。接著,熱流遊走四肢百骸。所過之處,舒爽異常。同時,他的左手掌心,隱約有一個太極圖呈現……生死玉。白色生,黑色死。每一麵都有七片
王婿葉凡唐若雪
王婿葉凡唐若雪 作者:葉凡唐若雪 分類: 都市 18 人在讀
疼痛也證實了這一點。隻是他還驚慌發現,夢境依然清晰:“難道剛纔的夢是真的?這也未免太可笑了。”葉凡嘟囔一句,可是閉上眼睛,他卻震驚不已。他的腦海真有一部《太極經》。“這夢會不會太真實了?”葉凡還是不相信,隨後打開《太極經》,按照上麵法子修煉起來。隻要修煉不出什麼,那生死玉和《太極經》就是一個笑話。但事實讓葉凡再度目瞪口呆。半個小時不到,他就感覺到丹田中,湧現出一小股熱流。接著,熱流遊走四肢百骸。所過之處,舒爽異常。同時,他的左手掌心,隱約有一個太極圖呈現……生死玉。白色生,黑色死。每一麵都有七片
這個劍修有點穩
這個劍修有點穩 作者:暴走叉燒包 分類: 靈異 1 人在讀
陸青山,《九天》劍修排行榜上名列前十的知名玩家,穿越重生到自己一直為之奮鬥的遊戲世界之中。劍修,《九天》之中傷害最高,血量最薄的職業,因此劍修玩家又素有“莽夫”之稱。這一世,陸青山依然選擇了劍修這一職業。隻不過,這個劍修好像有點穩得不行???
三界淘寶店
三界淘寶店 作者:寧逍遙 分類: 都市 2 人在讀
簡介:閻王讓人三更死,誰能留你到五更?寧小凡:“我能!閻王還欠我三千萬靈石呢!”一個混吃等死的高三學生,誤入三界淘寶店,開啟牛叉人生。老君出品,造化金丹,一顆平添3000斤臂力,專治各種不服;月老姻緣符,禦姐總裁,清純校花,嫵媚少婦,紛紛倒貼;牛頭馬麵煉製的招鬼符,一個不開心便召百萬陰兵踏境,碾碎一切!修仙寂寞了?本店還有女妖精出租服務喲,捆綁、滴蠟、皮鞭、冰火兩重天,讓你爽到不能呼吸的地步~~~總之,背後有一群神仙撐腰,寧小凡不鹹魚翻身,簡直冇天理了!
最新更新: 第3092章 血翼魔
趙東蘇菲都市潛龍免費閱讀
識還是清醒的。如果冇記錯,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,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,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。蘇菲覺著,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。不過木已成舟,再說什麼都晚了。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,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,半步不敢行將就錯,為的就是家族榮光。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,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?蘇菲抹了抹眼角,抱著肩膀看向天空,告誡自己不能低頭,王冠會掉。趙東有些意外的問,“你哭了?”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,冇成想,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。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,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